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csgo菠菜规则 > 正文

NBA第一电玩高手戈登·海伍德的游戏人生

2019-09-02 02:39  作者:侠客 点击:次 

  爵士队当家球星戈登-海沃德是一位电玩迷,队友鲁迪-戈贝尔曾经在社交媒体上晒过他一边打游戏一边带娃的照片,引发了球迷的热议。对于海伍德来说,他有着多重的身份,他既是NBA球星,又号称NBA第一电玩高手,同样也是迎娶了白富美的人生赢家,让我们从他的自述中走进他的游戏人生——

  海沃德抱着孩子玩lol

  “Hello?”

  “No,Halo。”

  “Halo?”

  “是的,这是一款电子游戏(国内名叫“光晕”)

  史蒂文斯教练(海沃德在巴特勒大学时的主帅,现执教凯尔特人)非常困惑,我很紧张。对于一位高中生来说,他有无数个给自己要去的大学打电话的理由,但这对于史蒂文斯来说,像我这样的情况可能是头一遭。

  “你真的想要打锦标赛?”

  “是的……我和一些朋友在一个队里,会打有奖金的比赛,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在NCAA的时候也能做这些。”

  “电玩锦标赛?”

  “是的。”

  “噢,OK,让我想一想再回复你。”

  魂斗罗,打鸭子,双截龙。

  如果这些名字能够让你有些许共鸣的话,那么我们就有一些共通之处,光是喊出这些名字就能让我感觉到温暖。我最美妙的回忆莫过于与父亲一起玩这些游戏,相信同龄人会有和我类似的故事。对于我们来说,电子游戏从来都不是一阵风式的流行。

  塞尔达传说-时光之笛

  如果这个名字能引发你的情绪共鸣,那么我们真的有许多共同话题了。当这款游戏面世的时候,刚好是任天堂64位机的巅峰期。

  时光飞逝。

  现在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回忆起当年玩这款名叫塞尔达的游戏时依然感觉亲切,时间过得太快了,因为我总是太专注并痴迷于游戏中。

  虽然对于许多人来说游戏是一种非常重要的娱乐方式,但它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承受了太多的污名。过去20多年,游戏在我们的社会中的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除非你非常认真地钻研,否则难以跟上它的脚步。非游戏爱好者当在听到“电玩”时总会把它和一些过时的概念联系到一起。

  但对于我来说,电子游戏是一种逃避。这是一种让我放松的方式,如果不说其他的东西,游戏起码非常、非常、非常有趣。

  我认为自己最初被电子竞技所吸引与被体育吸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我是一个天生的斗士,我享受那种与竞争者对抗,并且尽全力去击败他的感觉。这一直都在驱动着我。在成长过程中,电玩一直都在培养我的斗志。与此同时,我也依然经常和朋友们一起玩,就像普通的孩子一样。

  当Xbox游戏机面世的时候,真的对游戏是一个极大的变革。并不是说Xbox有多么特别,而是在Xbox面世的那段时间里玩游戏的方式变化巨大。就在一夜之间,电子游戏并不是只能和朋友在游戏厅中战斗,现在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在线上与游戏中的朋友并肩作战。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大房子,一个喧闹吵杂有时候又让人愤怒的大房子。

  我在高中花了很多时间来玩光晕这款游戏,这就是我全心全意想要做的事。校园舞蹈?我才没兴趣。我想成为游戏里的角色,不会去改变任何东西。

  在光晕中,游戏的激烈程度已经上升到了另外一个级别,我无法告诉你我有多少次怒甩遥控器或者因为一次三杀而激动得大喊大叫。当我从地下室走出来的时候,妈妈都能知道我的排位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如果我非常愤怒地摔门,那么她会知道我需要自己一个人静静。而如果我上去唠叨个不停,她就知道我赢了。

  在那个年龄,如果都由着我的性子来,大概除了睡觉的时间我都会拿来玩游戏,当然了,没有这样的好事。不管玩什么游戏,父母会把我的游戏时间控制在2个小时,每个晚上的10点半到11点,他们都会断掉网络,确保我上床睡觉。

  有些人也许会将这视为网瘾,但对游戏的爱好并没有阻碍我作为篮球运动员或者学生的发展。事实上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运动之外的热情让我变得更出色。

  即便是现在,虽然人们对游戏的接受程度以及游戏本身的受欢迎程度都在上升,但他们听到你业余时间玩游戏时还会翻白眼。这是一种奇怪的逻辑,他们认为你如果业余时间玩游戏,就不会花时间把其他事情做好。

  当谈论电玩是一种消遣娱乐方式时,不管是什么原因,人们总是会问:这是一项体育运动吗?

  我的回答是:这到底重要吗?

  电子游戏非常有趣,人们能得到更多的乐趣,越来越多的人们喜欢观看电子游戏。

  是的,我是说观看。

  自从游戏视频直播从前5年开始流行起,游戏世界就在发生着一些令人激动的事情。

  现在的游戏变得极度复杂与精细,举个例子,有一款已过巅峰期但曾经长期统治电竞领域的游戏:星际争霸2。在我看来,这是一款最难驾驭的游戏。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在上面,才成为了一位普通水准的玩家(好吧,公平地说应该几乎是大师级别了)。为什么我说这款游戏很复杂呢?因为非常考验操作,也就是所谓的APM(每分钟操作次数),最出色的玩家APM差不多是300,也就是每秒要进行5次操作,而一次操作都会对比赛的结果产生影响。

  考虑到这些,看玩家们在真实情况下的思考与反应很有乐趣,而这也是提升自己水平的最好方式。很多人会看大型体育比赛,他们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消遣娱乐。当玩家们看职业电竞选手直播比赛时,他们当然也在消遣,但同时也在努力尝试学习,这太酷了。

  现在有些人会困惑,为什么我用“职业玩家”这个词来取代电玩玩家。好吧,在过去这些年,职业电竞已经成为职业,越来越产业化,不再是边缘文化。这是一种运动,真的,就算你不是游戏玩家,也需要承认这一点。

  在美国,这一点正在慢慢被人认知,但在欧洲和亚洲,已经不是秘密。职业电竞正在飞速发展,就像人们喜欢看不同的体育比赛一样,电玩在不同地区的受欢迎程度也不同。

  魂斗罗,打鸭子和双截龙已经被炉石传说、反恐精英、英雄联盟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游戏所取代。在8月,Dota2举办了国际冠军赛,比赛现场人山人海。

  这不是韩国或者瑞典,而是在西雅图门票销售一空的体育馆里,人们正在观看参赛队伍为着1600万美元的奖池而战。这不是一时的风潮,而是未来的大趋势。

  职业选手吸引了大量的粉丝,这些家伙就像是职业运动员一样,刻苦磨练着自己的技术。不管是Doublelift,Faker还是Snip3down(皆为职业电竞选手),都会有无数人期待看他们的表现。

  我写这篇文章并非是为电子游戏辩护,它也不需要我的辩护。我只是想让非电玩玩家认识到这些难以置信的事情正在发生。电子游戏正在成为主流——他们只是刚了解皮毛。因为不管你承认与否,你可能已经是一位游戏玩家,你是否玩过类似连连看或者愤怒的小鸟这样的游戏?这也是游戏,哥们。

  这些天,我看到孩子们在iPad上玩游戏,让我忍不住想起自己在这个年龄时都在做什么。与此同时,我会在客场比赛时带上自己的雷蛇笔记本电脑,这样我就能在投篮训练结束后玩上几盘。我是一位100%的游戏玩家,你应该也是。

  史蒂文斯教练总是给我开绿灯,让我去参加光晕的锦标赛,顺便说一句,我们赢了,还赢得了不少拥趸,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电竞粉儿前NBA球星收购《英雄联盟》战队